11月20日,河南省鹿邑縣法院,武文英涉嫌故意殺人被審。去年2月,她把農藥瓶遞給腦癱雙胞胎兒子,致二子死亡。長期辛勞,46歲的她早已滿頭白髮。(12月9日《新京報》)
  對於雙胞胎腦癱兄弟死亡事件,村裡都一致保持了沉默,很多村民認為,這結果對武文英來說是個解脫。
  但武文英並沒感到腦癱雙胞胎是她的累贅,她照顧腦癱兒子19年,她曾被譽為“慈母”,面對媒體報道她曾說過這樣的話,只要我活一天,就會照顧他們一天。每天像鐘擺一樣機械重覆,給雙胞胎穿衣、喂飯、抱出去曬太陽、洗刷屎尿褲,她無怨無悔。
  曾有安徽亳州的人為做生意減免稅款,讓雙胞胎中的一個跟他去,每個月給1000塊,武文英死活說不通,她認為“這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孩子給虐待了,死了咋辦,肯定沒我伺候的好”。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一位“慈母”對承諾只堅持了1個多月,就“背信棄義”,並且涉嫌故意殺人走上絕路?
  一個人在絕望的時候,死可能是最好的解脫。當武文英賭氣一樣從案板下拿出個綠瓶子,放在推車木板上的時候,她曾想和兩個兒子一塊走,“可兩個小的咋辦?”她並不想走上絕路。
  哀大莫過於心死。如果說丈夫的話讓她寒心,對感情的絕望,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那麼,得不到社會的溫暖,也是她孤註一擲的又一原因。
  三年前,河南省實施貧困殘疾兒童搶救性康復項目,國輝、國增兄弟倆當時在救助範圍之列。對此武文英和高松中卻不知道。村裡更是對他們“不管不問”,“不瞭解詳情”成了他們的萬能推辭。
  幸福的家庭大抵相同,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如果不是她的丈夫的話讓她寒心,對照顧兩個腦癱兒子不曾搭一把手,且愈吵愈激烈,“兒子沒了,還是挨打,沒盼頭了”;如果政府及時送溫暖,相信她一定會堅持自己的承諾:只要我活一天,就會照顧他們一天。但現在一切都晚了。
  她能做的就是,在兒子下葬的床板上鋪層海綿,兩層被子,還有輕易尿不透的油紙,她把質地舒軟的絲綿被子貼身蓋在兒子身上,又蓋上一層被。
  只願逝者安息,願千百個不幸的家庭,都能夠共同承擔,願政府能夠對不幸的家庭及時伸出溫暖之手,去幫助那些不幸的家庭渡過難關,至少不要讓他們感到孤獨,不要讓一位“慈母”堅持不下去。
  文/韓玉印  (原標題:誰讓一位“慈母”堅持不下去?)
創作者介紹

clip

ao05aofo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