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8歲的大女兒甜甜平時不僅要幫父母照看妹妹,有時還得自己洗衣服 約圖/鄒艷
圖為在醫院等待換腎的侯曉榮正在接受治療
  如果不是這場突如其來的疾病,江西九江的徐文不知道自己有如此的韌勁和剛強,他也不知道自己對妻子的愛如此厚重。他大半年內偷偷賣血五次,直到被血站的工作人員發現、制止;半年內,六次前往桂林的山區,只為尋找素未謀面的親人,為妻子尋找親人的腎源,踏破了腳底,終於換來母女的相認。
  當命運再一次向這家人開玩笑的時候,他們用自身的頑強堅持與病魔抗爭,演繹出了不朽的親情詩篇。
  《法制晚報》記者獨家對話當事人徐文,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講述事件背後的脈脈溫情。
  突遭變故清貧家庭妻子患腎衰竭
  十年前,徐文和妻子相識於廣東,他是廚師,她是服務員。“我見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徐文笑著說,他跟妻子侯曉榮是一見鐘情。
  2005年的情人節,他們踏入了婚姻的殿堂。那年,他倆都25歲。由於妻子身體不好,徐文每個月2000元的工資是全家唯一的收入。每個月三四百元的房租,還有各種開銷,一個月下來,所剩無幾。
  想有一套房子,有個屬於自己的家一直是侯曉榮的渴望。為了攢錢買房,侯曉榮節衣縮食,很少給自己添置衣服,偶爾買也是二三十塊錢一件的地攤貨。
  有一次,徐文從商場里給妻子買回來了一件新衣,花了一百多元。侯曉榮看到時,邊哭邊罵丈夫敗家,“有時孩子想買玩具,哭喊幾天,我們都沒給孩子買。”徐文說,為了房子,一家人沒少吃苦。
  每天下班回家,都能看到妻子的笑容和孩子的嬉鬧,一家人其樂融融。然而,平淡的幸福卻被病魔攪碎了。
  2011年,侯曉榮得了感冒,在家門口的小診所打了三天弔針之後,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全身水腫,流鼻血。
  轉院,等待。
  一天之後,他收到了醫院的診斷:侯曉榮“腎衰竭”。“我當時整個人都蒙了,”徐文說,原本不富裕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侯曉榮需要緊急做手術,5萬元的手術費。徐文翻箱倒櫃,才湊了2萬元,家中再沒有一分錢。
  去年,徐文父親癱瘓,母親一個人照顧,家裡的境況也是捉襟見肘。借錢,救命,好不容易才湊齊5萬元。“這5萬元如流水般,不到十天便分文不剩。”那一刻,徐文感覺整個人都癱了。
  接下來的三個月,徐文借遍了親戚朋友,徐文的父母也賣掉了家裡的老房子。侯曉榮的病情總算穩定了。然而,妻子的每一次病危,每一次手術,他作為家屬必須趕到現場。就這樣,每一份工作都因為他的突然離開而被迫辭職。徐文換了不下三十個飯店。“整個縣城大大小小的飯店幾乎我都乾過……”
  徐文說,賣血是他能想到湊錢的唯一手段了。在大半年時間內,他五次賣血,直到被血站發現制止。
  幫妻尋親數次前往桂林尋找丈母娘
  輾轉了多家醫院,徐文被告知,妻子需要換腎,而親人的腎源是最好的供體。但,又有一個難題擺在眼前:侯曉榮是個棄嬰。養父母並不知曉女兒的身世,因為當年撿回侯曉榮的爺爺在去年去世了,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知情人。
  能找到親人是救妻的唯一途徑。
  2014年,徐文踏上了尋親之路。兜里揣著借來的600元錢,坐上了前往桂林妻子養父母的家。詢問了整個村莊,都沒人知道。眼看兜里的錢快用光了,徐文不得不返回。
  一個月之後,徐文接到侯曉榮養父母的電話,說鄰村有一位老爺爺知道侯曉榮的身世,他連夜兼程,趕到了那個村莊。連續四天,徐文翻過一座又一座山頭,挨家挨戶地詢問。腳上的鞋都開裂、斷膠了,也沒敢停下尋找的腳步,“我一定要找到她的親生父母救她。”徐文在心底裡暗暗發誓。
  一次次尋找無果,一次次失望而歸。
  徐文站在桂林陌生的縣城街頭,這是他第四次來桂林尋親,他手中舉著一塊貼有妻子照片的紙牌,上面寫著“尋找親人,周圍有沒有人長得跟我一樣啊?”因為妻子突然憶起,十幾年前在一家酒店打工,遇見了一位跟自己長相相似的女孩,她懷疑那個人是她的雙胞胎妹妹,想通過這個線索來突破。
  然而,偌大的縣城,和十幾年前相差甚遠。站在縣城的廣場上,徐文迷茫,不知道妻子的雙胞胎妹妹是否存在。
  為了省錢多支撐幾天,他一天只吃兩個饅頭;晚上就在公園的草坪上和衣睡覺,“第二天起來,全身都被露水浸透了。”徐文的心涼到了谷底,“不知道何處是盡頭,除非有奇跡發生。”他默念道。
  終得相認年邁母親願意為女兒捐腎
  在準備放棄的時候,徐文接到了妻子養父的電話,他們找到了一位曾經送出過嬰兒的家庭。徐文一路上興奮得睡不著覺,“感覺總算見到曙光了。”
  這是在離養父母家相隔不遠的一個村莊,姓李的這戶人家的確在34年前生過一個女嬰,並很快送給了親戚。諸多細節對不上號,李家不認為侯曉榮是自己家的骨肉,更不願意前往江西看望她一眼。
  兩個小時的談話,希望幻滅。無奈之餘,徐文只能無功而返。
  在返回之前,他沒忘記用手機拍了張李姓“岳母”的照片。當侯曉榮看到這張照片時,一口認定照片中的人就是自己的母親,儘管此前34年裡她從沒見過自己的親生母親。“這種神奇的心靈感應”,徐文開始有些不理解,但被妻子的堅持和執著感動了,他們開始在等待時機。
  李家也經過詳細的打聽、核實了侯曉榮確實是他們的親生女兒。當年,剛出生的侯曉榮被送給親戚之後,親戚也幾經轉手,送給了其他村民,當發現小時候的侯曉榮就經常生病時,最終把她遺棄在其養父母所在村的村委會門口,幸運的是被爺爺撿回了家,成了侯家的養女。
  在聽到了女兒這幾年的遭遇後,侯曉榮的親生母親號啕大哭。答應跟徐文一起前往廣西看望女兒侯曉榮。
  兩天后,在九江市中醫院的病房裡,侯曉榮母女倆相擁而泣。這對從出生就分開的母女經歷了34年的滄桑後,終於見面了。花甲之年的母親願意貢獻自己的腎源來輓救親生女兒的命。“媽媽在醫院照顧了她一個月,並且拿出了家裡僅有的三千元積蓄。”徐文說,“我們都很感動,在心底默默慶幸。”
  8歲女兒想借錢救母願意長大掙錢還
  腎源終於有了,換腎的手術費需要二三十萬元。錢,總是錢——對這個貧困交加的家庭來說,再一次將他們推到命運的邊緣。
  “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借過兩三遍了,銀行貸款已經達到上限了,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妻子的換腎手術非常緊迫,是在跟時間賽跑。聊到救妻的困境,這位而立之年的男子數度抽泣。
  “爸爸,你去找更多的人借錢,救救媽媽吧,把他們的地址都記下來,等我和妹妹長大了,咱們三人掙錢一起還。”8歲的甜甜很認真地告訴爸爸。
  徐文將女兒攬入懷中,他希望這一次能有奇跡發生。
  8歲的甜甜彎下腰,讓妹妹爬上自己的背,顫顫巍巍地往家走。比自己小5歲的妹妹,只比她輕9斤,背起來有些沉。媽媽生病,爸爸每天都在醫院和工作單位之間奔波,照顧妹妹的重擔就落在了甜甜肩上。
  從去年開始甜甜就自己洗衣服、做飯、照顧妹妹。甜甜對妹妹的“疼愛”,讓鄰居贊不絕口。五塊錢一個麵包,她把一大半給妹妹,一小半留給自己。妹妹很黏她,去哪裡都跟著。
  剛剛過去的暑假,爸媽幾乎沒有在家裡,她不僅要照顧妹妹還要做家務,妹妹每天午睡的那一兩個小時,她才能見縫插針地趕寫暑假作業。
  徐文還記得去年冬天女兒洗衣服時的情景。“浸濕後的棉襖很沉,女兒怎麼也擰不動衣服。”整個冬天,衣服都是女兒這樣洗的。“每次一雙小手都被凍得通紅。”徐文心疼得直落淚。
  9月開學,甜甜卻不肯上學。“我走了,妹妹就沒人照顧了……”甜甜哭著說,她還擔心書本費沒錢交。在爸爸的安慰下,甜甜終於背上了書包。而徐文只好帶著小女兒上班:“妹妹哭著要上幼兒園,但沒錢啊,沒辦法,我對不起她們!”
  (文中的甜甜為化名)文/記者鄒艷實習生王欣桐
(原標題:丈夫六進山為病妻尋親找腎 妻子30多年前被遺棄成孤兒因得病需換腎終於找到生母為籌錢丈夫半年五次賣血被血站制止)
創作者介紹

clip

ao05aofo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