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消息 被指進京開會攜大量蘇煙,接受央媒採訪時排場驚人
  ■長江商報特約記者 慕揚 發自江蘇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11月15日發佈信息:江蘇省徐州市副市長李連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李連玉落馬前為徐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正廳級。在江蘇省,他和仇和、唐鐵飛被並稱“三傑”。如今,仇和已官拜雲南省委副書記,唐鐵飛已任江蘇省農業資源開發局局長,惟有李連玉,在悄無聲息之間落馬。長江商報記者深入江蘇當地,試圖還原李連玉的落馬軌跡。
  李連玉,這位因為十七大歸來受到數十里“夾道歡迎”而一舉成名的縣級市邳州市委書記,被稱為鐵腕書記、小仇和。因作風強悍,公眾對其有褒有貶。曾在邳州家喻戶曉的風雲人物,如今卻被通告涉嫌嚴重違紀犯法。沒有大張旗鼓的橫幅,沒有街頭巷尾的議論,李連玉的身份轉換,在悄無聲息之間進行著。
  高調書記悄然落馬
  11月7日,已經有消息稱李連玉已被採取組織措施。實際上,早在9月底的時候,長江商報記者就得知,李連玉被紀委相關人士直接帶走,當時的說法是帶到江蘇省委黨校學習。10月初,邳州市的一些論壇上也出現相關信息,稱李連玉在烏魯木齊機場準備回江蘇時,被江蘇省紀委帶走。而記者當時向邳州市的一些幹部詢問此事時,他們大多數還沒聽說,只有少數常委級的幹部表示知道李連玉已離開邳州很久,但是並不清楚其中原委。
  李連玉的落馬在邳州並未引起太大波瀾,除了一些論壇上有議論之外,在民間,大部分人並未對此報以特別的關註,邳州市各部門的工作仍然照常運作。市委書記王強密切視察了多個鄉鎮,調研各項工作。
  11月14日,中國邳州網發佈了一篇市委書記王強的文章《又見銀杏金黃時》,文章寫道:“銀杏,讓收穫寫在了邳州的大地上,讓美麗嵌在了邳州的山水中,讓喜悅融入了邳州人的心坎里。”邳州市運河鎮一位市民告訴記者,可能大家覺得李連玉被抓是遲早的事,所以即使突然宣佈他被抓,大家也早已有心理準備,並不驚訝。而且邳州市剛剛經過一輪幹部大調整,現在任職的地方主要幹部與李連玉並無多少直接關係。
  邳州市現任市委書記王強在調任邳州之前是原徐州市電視臺台長、鼓樓區區長,2010年4月開始進入邳州工作,任代市長;現任市長陳靜,早年在江蘇省環保廳任職,2011年任徐州市雲龍區區長,2013年8月任現職。這兩人在工作上與李連玉均無交集。
  “紅地毯書記” 曾牽連徵地血案
  李連玉執政下的邳州市一直負面消息不斷,邳州市也隨著李連玉的聲名鵲起而成為輿論關註的重心。
  邳州市是江蘇省徐州市下屬的一個縣級市,東隴海線東西穿城而過,京杭大運河南北穿城而過,地理優勢很明顯。隨著經濟的發展,邳州和其東鄰新沂市一直在為爭東隴海線第三大城市(第一大城市是徐州、第二大城市是連雲港,兩市之間從東到西分別有東海縣、新沂市、邳州市),為此,爭先恐後搞建設。
  新沂市的傳統工業強項是化工產業,而邳州市主要是靠板材加工、銀杏深加工類產品,後來也逐漸引進一些重化工企業。
  李連玉於2000年底到邳州上任,最早的職務是市委副書記、代市長。期間,邳州經濟開始大發展。
  而在他到任前兩年,原邳州市委書記邢黨嬰剛剛被判處無期徒刑。在邢黨嬰到李連玉之間,還有兩任市委書記,在當地基本被視為過渡性的人物。
  李連玉出名,是在中共十七大會議結束時,那是2007年10月23日,當天下午4時30分,李連玉等徐州市黨代表乘坐列車回到徐州。李連玉下車時,時任邳州市長孟鐵林和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協等領導在車站守候。據知情者說,當時的徐州市其他領導對李連玉這個排場都很吃驚。
  徐州距邳州近80公里,從徐州市銅山縣與邳州的交界處開始,沿途有數千人列隊歡迎他,每隔一段都有一些代表上來和他握手,最後一段還有紅地毯迎接。約有數千人點鞭炮、拉橫幅,歡迎“李書記載譽歸來”。知情者稱,李連玉當時認為網上反響不夠熱烈,責令邳州電視臺將當時拍攝的照片公佈在網上。
  事如人願,這些照片一公佈,一夜之間,李連玉的大名傳遍大江南北。
  事後李連玉辯解這是手下人拍馬屁乾的事情,他自己不知情。但是知情者透露,李連玉在離開邳州去北京開會前,就已經安排過歡送會,特意安排了一些少先隊員給他敬禮獻花,紅地毯事件完全是秉承他的意旨而辦。
  有人還透露,李連玉在北京開會期間,安排人從徐州卷煙廠帶去大量蘇煙,他為了在會議期間上央視一個鏡頭,花了大量精力。
  李連玉作風跋扈在當地人所共知,和他搭班的兩任市長王昊、孟鐵林先後被他排擠而去。王昊後來任徐州市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長;而作為中國首位公推公選的縣長,孟鐵林離開邳州後到徐州擔任科技局局長,現在是徐州人力和社會保障局局長。
  李連玉在紅地毯事件後,低調了一段時間。這種外表的低調持續到2010年初。
  2010年1月7日,邳州市運河鎮河灣村有村民因反抗強拆被殺,邳州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領導幹部對記者表示,這一事件導致李連玉被免去邳州市市委書記職務,只保留了他兼職的徐州市副市長職務,市長孟鐵林也被同時免去職務。李連玉在徐州市任職副市長期間,一直比較沉默,這與他之前的大紅大火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邳州市一些政府官員透露說,李連玉曾經回過幾次邳州,但是都很低調。
  鐵腕作風備受爭議
  其實在“紅地毯事件”之前,李連玉就已經開始顯山露水,“紅地毯事件”只是他長期執政風格的必然結果。
  2005年,李連玉在接受新華社江蘇分社採訪時,排場驚人。在一個豪華的大客廳內,賓主分列兩邊而坐,李連玉侃侃而談,正中間是一臺邳州電視臺的攝像機,李連玉的每句話,電視臺必須一字不落地錄下。
  當時在蘇北地區,原新沂市委書記郭希忠、原灌雲縣委書記唐鐵飛、原沭陽縣委書記仇和,都是以鐵腕治理出名,在當地人眼裡,他們都是由大改革到大變化過程中的強人。
  這些鐵腕領導人在當地存在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在任和離任後的評價大相徑庭,一位邳州的鄉鎮黨委書記告訴記者:“當他們當政時,人人痛恨,個個咬牙,但是等他們走了以後,很多老百姓又開始懷念他們,覺得現在的領導不如他們氣魄大,發展快。其實,這是強人政治帶來的後強人時代政治真空,後任的領導未必比他們差,尤其是後任的領導要替政治強人擦屁股,將其留下的爛攤子搞定,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這位鄉鎮黨委書記告訴記者:“李連玉走後,馮其譜書記接任,就花了好大的功夫將之前的亂局慢慢撫平,現在王強書記還在慢慢調整,這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很多老百姓只看到表現上的熱鬧,實際上不知道,經濟發展不能只靠“大躍進”,更多的時候,是要小火慢煮。這個道理和燉骨頭湯一樣,急火燒開後,湯沸鍋響,動靜很大,但是很可能骨頭芯還是生的;小火慢燉,可能連鍋蓋響都不一定聽見,時間也很長,但是骨頭容易熬爛,湯濃味香,營養也容易吸收。所以執政有時候需要急火猛燉以提高士氣,但是絕大多數時候是需要小火慢燉這樣的發展模式。”
  記者曾多次來往邳州,當地乾群對李連玉的正面評價主要集中於敢乾能幹快幹方面,他們認為,邳州市城區城建的基本風格主要是李連玉的功勞,如今的邳州,城建是漢代風格,這有助於邳州與相鄰的其他地區相區別,這出於李連玉的設計;而對他的負面評價主要是工作作風獨斷專行。
  ■“紅毯書記”的往事
  高調的建築工程
  邳州市花了1200萬元設計費聘請清華大學吳良鏞教授對新城區做了總體規劃設計,新建的所有建築都是“楚韻漢風”風格建築,其中的代表作就是新政府大樓建築群落。這個建築群落內,15座具有漢代風格的總建築面積達89000平方米的別墅錯落有致地置放在600多畝的土地上,中間還單獨挖開了100多畝地的人工湖為政府大院增添景緻,這裡被當地人稱為全中國最漂亮的政府大院。
  與此相照應的是邳州西北角艾山風景區的“如意大道”,但是大家更願意叫它“蓮玉大道”,因為它由佈滿了蓮花的漢白玉雕刻而成。這條大道以9999朵蓮花瓣環繞,中間以蓮花和如意為主要圖飾延伸958米。在該大道的介紹里,稱其為世界最長的漢白玉大道。這條大道被邳州人稱之為新時期十大建築之一,耗資7000萬元建成。
  也曾“低調”
  李連玉並非始終高調。早在1996 年,時任江蘇豐縣大沙河鎮黨委書記的李連玉就被中組部命名為全國優秀黨務工作者。據當時的媒體報道,“李連玉初到大沙河,被安排在招待所食宿。住的是標準間,吃的是份飯。一菜一湯,自己掏腰包,交3元5角。有一次,他發現自己碗里的菜比別人多,他二話沒說,在碗底又壓了一份錢。無言的勸告,他的菜不再比別人多了。”“他連續幾個月不回家,妻子帶著兒子來大沙河看望他時,也是悄悄地來到鎮上的一家小飯店,花十幾塊錢吃了一頓飯。在大沙河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李書記去日本考察半個月,一天三頓全吃方便面,節省下來的費用可以使鎮機關幹部吃半年的飯。”
  此次李連玉因何被查,尚待有關部門公佈。據京華時報、瞭望東方周刊
  李連玉參加十七大後返鄉,接受群眾夾道歡迎。圖片來源於網絡  (原標題:江蘇“紅毯書記”李連玉落馬軌跡)
創作者介紹

clip

ao05aofo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